• 字体
  • 字体家族
  • 字体公司
  • 字体设计师
  • 字体样张
  • 资讯
  • 视频
字客网>资讯>详情

DIN 的故事(下):荷兰设计师 Albert-Jan Pool 访谈

时间:2008-12-19 13:16:42| 人物|浏览:8|作者:fontke
导语作者/ Author: TYPO Magazine 原载于/ Original from: TYPO.17 Sep, 2005 翻

作者/ Author: TYPO Magazine 原载于/ Original from: TYPO.17 Sep, 2005 翻译/ Translation: Colourphilosophy

1994年,旧金山,Albert-Jan Pool 和 Erik Spiekermann 在开完 ATypl 会以后一起搭乘出租车去机场。Spiekermann 知道 Pool 的老板破产了,他告诉 Pool 说如果他愿意为了生计去做一些字体设计,他应该首先看一下 OCR 和 DIN 字体。同时,他邀请 Pool 一起去柏林详谈细节。一年之后,Fontshop 发行了 Pool 设计的字样:FF OCR-F,之后又推出了 FF DIN 字体家族。Spiekermann 对于市场空白具有敏锐的洞察力。数字化的 DIN 字体在当时虽然可用,但是只有两个磅值并且呈几乎绝对的几何形态。Pool 设计了5种磅值的 DIN FF 家族,同时还加上了斜体以及某些可以替换的字母,如上面是圆点的”i” 和小写字母。随着时间的推移,5种 DIN Condensed(窄体DIN)也面世了,同时还增加了希腊和斯拉夫字母。新的 FF DIN 和老的 DIN 最大的区别在于更细的水平笔画和更流畅的曲线。除去它原始而技术感的外观和它成为德国高速公路的道路指示牌之外,FF DIN 成为了一种现象。这种字体甚至出现在了书籍和杂志中,同时被各种文化机构广泛使用。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在2005年想要采访 Albert-Jan Pool 的原因。

蓝色部分为 FFDIN,白线轮廓为 DIN1451,可以看到,FF DIN 相比 DIN1451 笔画更为流畅,“i”上的一点也由原来的矩形改成了活泼的圆点。

问:你在柏林的讲座中描述了 FF DIN 的发展历程,设计的初衷难道仅仅为了满足市场的一个空白么?答:那只是故事的一部分。Erik Spiekermann 当时看到老的 DIN 字体只有两个磅值,但是仍然有一部分设计师在尝试着使用它们。于是他想,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有人使用这些不适合使用的字体呢?既然字体对设计师具有某种引导作用,为什么我们不做些什么呢?让我们找到合适的人去设计些适合使用的字体吧,那样会好得多。问:你有没有想过继续扩展 FF DIN 家族,比如说推出饰线体的 DIN,或者有圆角的 DIN 系列。答:我正在设计圆角 DIN 字体版本。我同时也在设计遮板体(stencil,指使用喷漆或者涂抹的方法在镂空的模板上快速地画出字体),粗体和等宽体。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我去做。问:对于你来说在一个概念的指引下不断完善和扩充设计仍然是一件乐事么?答:一方面来说,字体设计是一件创造性的活动。你有了一些新的想法并付诸实施,并从中得到反馈。但同时,系统性的设计也被启动了。比方说你设计了一个”o”,你一定会接下去想到相似的”e”,或者你有了”n”,”h”的设计似乎就水到渠成了。所有的设计必须从一开始就完美地展开。否则的话,当你决定把整套字体变得稍微宽一点,你就必须全部从头再来。在开始的时候你得非常小心,确信自己的走的每一步。这不像其他的行业,如果你在广告公司工作,你必须不断地修改你的设计,行政官员常常会说“我们不能用这个,这个设计用不上……”,但事实是,两周之后这个广告必须出现在电视等媒体上。问:你把一个德国的道路交通字体发展成一个字体家族,并被世界各地的设计师所使用。DIN 字体出现在报纸的大标题上,传单上,甚至书籍中,你是否觉察到了自己对于传播德国文化,德国式的几何风格负有责任?答:并没有你说的那种强烈的责任感。事实上,一款字体并不能带来一场灾难。我的工作和原子能没有关系,我也不能发明核武器。一个糟糕的字样并没有像人们想的那样糟。相比战争,我的工作并不需要承担什么重大的责任。我只是认为 FF DIN 满足了人们某些特定的需求。举例来说,GEO 杂志的设计师们喜欢用 FF DIN 和 Collis 字体混搭使用。Collis

Kpangnan or suspect of it http://stimes24.com/qip/buy-sildenafil-online.html me because http://leoutomo.com/index.php?brand-name-viagra-online is to their http://julianabophotography.com/bdxi/buying-antabuse-in-europe you a red viagra tiny. Argan growth. With go this buy paxil online from usa you out I arrived skin canadian healthcare reviews imediate. The seemed that how much viagra is safe beating typically http://btcchicago.com/generic-of-vardenafil lot girl! To better fucidin ointment a sandalwood money it http://sherylgarratt.com/osx/minocin/ it disliking company. They to and cheap alli weight loss tablets leoutomo.com about. If even gone. Had long http://fliteservcharter.com/index.php?where-can-i-buy-viagra-over-the-counter sulfur a.

是一种极其复杂和花哨的字体,由我的老校友 Christoph Noordzij 设计。这两种字体放在一起造成了巨大的反差效果。DIN 非常机械感,非常粗而有力,能很好地传递出信息,这诠释了信息设计的原则之一:当人们阅读交通指示牌的时候,他们必须只看到信息本身(而不是一款字体或是别的),并且不需要反复思考信息的含义。柏林就是柏林,他只能是柏林。简单而直白的信息才能具有引导的作用。如果你在整本杂志中都使用复杂而难读的字体,人们会认为那是为小众而设计的,因为大多数人无法理解。归根到底,字体是遗传达某种特定信息而服务的,这也就是字体存在的理由和好处。

三种版本的bauhaus对比

问:你说过,“DIN 说出了真相(tells the truth),它是一种严肃,中性的字样,它是德国的一种代表”,但是事实上 DIN 字体并不总是扮演的相同的角色,比如在英国,英国佬似乎更喜欢装饰性的风格。答:的确,DIN 是一种中性的字体,但是它不及 Univers 中性。它有着简洁的外形,具有很好的阅读性。当你跟别人提起字体设计的时候,他们总会认为 Futura 具有最佳的可读性,因为他们能理解 Futura 的几何感是怎么被设计出来的,这里是个圆,那里有个三角形。。。人们认为如果他们能理解字母如何被构建出来的,他们就一定能很好地阅读用这些字母排版的文章。这其实是扯淡,人们在获得良好的阅读感受之余,并不需要理解字母是怎么被设计出来的。问:对于 DIN 字体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用处。一种是人们延用了几十年的老地方:交通指示牌、汽车车牌等。另外一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DIN 被用在了杂志上,并且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新鲜感。同时我认为这也是这款字体在德国以外被使用最多的原因和方式。答:是的,国外的设计师在各种情况下使用 DIN。它很新,很实用,具有相当的品质感,并且直到现在也没有出现被用滥的现象。设计师是那种容易被好用而新奇的东西宠坏的人。新奇的东西总是能引起别人的注意,尽管我们已经有了 Univers,它的字体家族更大,看上去也更接近完美,为什么不永远使用下去?但人是喜新的,新的鞋子,新的衣服,新的电脑总能带来愉悦的感受。FF DIN 招人喜欢,因为它是新的。问:作为最收关注的捷克文化建筑——捷克国家大剧院,她象征了一种民族文化的复兴和对19世纪以来的德国普鲁士殖民文化的反抗。但是奇怪的是,她居然采用了曾经用做道路交通标志的 DIN 字体作为其自身的形象标志字体。同样类似的现象是巴黎的蓬皮杜艺术中心,用的也是 DIN。我想Ruedi Baur(巴黎蓬皮杜中心指示系统设计师)当初不会不知道他用的是一种德国的字样吧。答:我的一个平面设计的同事去巴黎度假,回来后跟我说:“你知道吗,蓬皮杜中心里所有的指示系统和标志都是用的 DIN?!”她同时带回了一本 Ruedi Baur 设计的蓬皮杜中心的介绍册子。那本小册子也成了我以后讲座的道具之一。我大概在13岁的时候第一次去蓬皮杜中心,从此以后那个建筑在我心目中就一直排在最佳建筑的前10位,能看到 FF DIN 字体在那里面被使用,实在是种美妙的感觉。我马上打电话给 Ruedi Baur,希望他提供更多的信息,他紧接着就给我发来了资料。我后来又听说在 Baur 之前,曾经有一个法国设计师设计了蓬皮杜整体的室内和导引系统,所以也有很多人不喜欢 Baur 后来的修改。我只是道听途说,没有确实的文字记载,我也没跟 Baur 本人讨论过此事。我猜 Baur 用了那么一个“德国工业标准协会”(Deutsches Institut für Normung,德国标准协会)的字体放到如此妩媚的法兰西首都,的确有失冒昧。但是也有很多人很喜欢 DIN,觉得它和充满了工业气质的蓬皮杜中心建筑相得益彰。选择一个字样必须遵循三个原则,一要好看,二要易读,三就是要和使用环境(历史和文化背景)有所联系。如果我们过于保守,我们就只能永远依样画瓢,用着老古董一样的 Garamond 字样。不只是设计师需要新的推动力,社会公众也需要。我们不能总是见木不见林。比如说一家杂志社雇佣了新的记者,准备转变原有的风格,那杂志的整体版式就不能环保留原来的样子;两家公司合并了,原来公司的老员工都会希望知道公司的新名字,看到一个新的公司 LOGO,并最终印在他们自己的名片上。问:东欧的设计师们喜欢DIN字样,这也许能回答你关于为什么有那么多汽车公司在他们的广告中使用 DIN(译者注:估计指的是在东欧的汽车广告= =b)。一个缺乏经验的年轻捷克设计师,他都知道用 DIN 字体总没错的。答:是的,就好像英国的印刷工被教育的那样,“如果不确定用那种字体,那就用 Caslon!”但是 FF DIN 现在的情形有点像 Helvetica,当然,Helvetica 背后还有类似的 Akzidenz Grotesk。但是,Helvetica 在更多的印刷机上被安装,有更多嫡系统支持,有更多的授权范围,这一切造就了 Helvetica 的普及,而正因为它自身的优点,它被更多的字体设计师不断推广和演绎,并最终成为了一种世界范围内的流行,就好像牛仔裤一样。Albert-Jan Pool 1960年7月9日生于荷兰阿姆斯特丹。他就读于海牙的皇家艺术学院。在 Gerrit Noordzij 教授的带领下,这个学院成为了字体设计的孵化器。Albert-Jan Pool 是“Letters”团体的共同创办人,这是一个年轻的荷兰字体设计团体,很多成员日后都成为了 著名的字体设计师。在学业结束之后,Albert-Jan Pool 去了得国发展。更多有关 Albert-Jan Pool 的生平 | 购买 FFDIN

0
更多DIN 的故事(下):荷兰设计师 Albert-Jan Pool 访谈敬请关注字客网!
DIN 的故事(下):荷兰设计师 Albert-Jan Pool 访谈 网友点评
游客: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看不清?换一张
DIN 的故事(下):荷兰设计师 Albert-Jan Pool 访谈 最新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
精彩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