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 字体家族
  • 字体公司
  • 字体设计师
  • 字体样张
  • 资讯
  • 帮助
字客网>资讯>详情

Michael Bierut 访谈:关于字体排印、现代应用,和永恒的沟通挑战

时间:2013-05-06 23:49:57| 应用|浏览:6|来源:译言网|作者:
导语五角设计公司设计师 Michael Bierut我第一次见到 Michael Bierut 是在一个大型的报刊改版设计项目中,那是

五角设计公司设计师 Michael Bierut

我第一次见到 Michael Bierut 是在一个大型的报刊改版设计项目中,那是在2000年之后的几年里。他加入了美国康涅狄格州 William Drenttel 的白宫设计室的强大团队。除了为那家大型主流报刊改头换面了之外,我们还引进了一款字体,这款字体在年轻的 Quadraat 字体基础上做了一些改动,原设计师调整了一些字符,增加了可读性和易读性,让它更适应报刊品牌的用语和文风。那真是一段难忘而愉快的经历。

Michael 一直是美国设计界的领军人物。他曾担任美国专业设计协会(AIGA)的主席,现在是耶鲁大学的高级设计评论家,也是纽约市五角设计公司(Pentagram)的合作设计师,是设计观察博客 The Designer Observer Blog 的作者之一,还是电影《传奇字体Helvetica》的幕后主力。他旅行甚广,最近在南非负责一个项目。

由于字体排印是本站最近的热点之一,而且Michael曾经写过一篇文章,针对 Errol Morris 的实验所提出的“Baskerville 是最可靠的字体"做出了回应,而我也写过类似的评论,于是我说服 Michael 接受了我的邮件采访。我们谈论的话题包括字体设计,页面设计和场景如何促动字体的选择,字体如何影响认知,我们到底能否"打破书卷",还有,宣布发现希格波斯粒子的科学大会上怎么会用了Comic Sans作为幻灯片的字体。

问:把字体排印做好的目的是什么?

答:好的字体排印,首先让人能阅读文字。最优秀的字体排印则更进一步:它能生动地表现隐藏在文字背后的思想精神。

问:我经常觉得大家对字体都不以为然。但如果您要从一张白纸开始设计一款新字体,需要画多少个字符呢?其中有多少字符是主要用来表示科学和数学用语的?

答:一般来说,我觉得大家 应该 不以字体为然。说到底,如果字体设计太喧宾夺主,就弱化了人们对语义本身的关注,我觉得这不是好事。但你说得对,多数人对字体设计需要花多少精力,没有什么概念。26个字母,一般大小写各一套。标点和增补字符——还有数字——加起来又多了40个。我对科学符号了解不多,但猜想大约还可以增加十几、二十几个字符。总共就是100多个元素,100多个小部件,相互独立,但要将他们组合起来创造协调的阅读体验。因此字体设计是艺术与科学的迷人的交集。

问:字体无处不在,也许现在尤其如此,因为我们在过去的是到二十年间已经越来越依赖机器写字。但是字体是存在于场景之中的,每个场景都有其目的。比如,您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了对竞选选票的字体设计。选民不一定能感觉到他们投票时不经意间参与了一次特殊的字体创作。您能说说字体是如何对行为、情感和认知产生微妙影响的吗?

答:的确,以前人际之间的文字交流只有两种选择,手写或者用打字机。如今人们一打开电脑就可以从一大串(无奇不有的)字体中选择他们喜欢的使用。这让每个人意识到,采用一个字体其实是有意识的选择。某一类字体或是排印设计是用来说服读者的:我们用干净利落的无衬线字体让这个公司看上去有现代感;或者我们在餐厅里用一款历史悠久的字体,让这家餐厅看上去有沧桑感。但还有另外一类字体,譬如选票上的字体,它的目的是纯粹功能性的。把这类字体做砸的,有几个著名的案例。2000年总统大选时,臭名昭著的棕榈滩县"蝶形选票"就是其中之一。不过在我看来这倒不是有意的人为操纵选举结果,只能说设计者水平太低了。

(译者注:棕榈滩县"蝶形选票"由于选票设计不当造成许多废票,点击此处参考记载。)

问:字体设计的目的往往有很深的渊源。许多字体当初是为了解决特定的问题或是实现某个目的而产生的。例如斜体字的发明一开始是为了节省空间,于是后来律师就特别喜欢用,我记得是这样。可是现在斜体字用来强调,而律师则用全部大写字母来强调了(或者他们的目的就是想把读者搞晕)。有哪些字体的惯例已经在科学和数学的运用中发生了演变,而我们却习以为常?

答:我认为一旦字体设计师的艺术世界与计算机程序员的科学世界融合,就能看到一些混合的艺术。例如我以为大于号和小于号就是用来表示大小关系的,可是程序用它来编程,而现在邮件地址都写在尖括号里。至少我觉得这种现象已经发生了。

问:在科学出版物方面,PDF 一直是大家最喜欢用的传输格式。像 Mendeley 这样的服务完全建立在 PDF 共享上。您觉得为什么这种固定格式的页面会受到欢迎?您想象到这种改变吗?

答:我们说「字体排印」有两个含义:一是对字形的设计,二是对页面的段落版式的设定。两种体验在信息交流中都非常重要,尤其是信息中的概念比较复杂的时候。简单的微软 Word 文档或是 Powerpoint 幻灯片具有一定局限性,特别是无法保证页面显示的效果。PDF 文件能把所有的效果都固定下来。

问:易读性和可读性是两个大问题,他们关系到阅读的效率并且防止阅读疲劳。您在现实中是如何评判这些标准的?字体设计发挥了多少作用,页面设计又是多少,这两者如何互动?

答:我看到过的有关易读性和可读性的研究都会关注一个标准:大小。不仅仅是字号的大小,还有别的,比如小写字母相对于完整字母高度的比例,线条的长度等等。人本来就不能阅读很长的一串细密的小字,就像很长的一段阶梯密密麻麻,间隔很窄,又没有平台,人也是没办法爬的。这方面是合乎人的本能的。

问:我总是看到一些观点说我们终有一天会"打破书卷",意思就是找到一种有效的方式与我们熟悉的书本的模式告别。有些人抱怨说我们才刚刚被训练得适应了这些格式,或者它们本身就是根深蒂固的,因为方便生产。可这个观点在全世界依然普遍,尽管讲法略有不同。在您看来,页面设计和字体设计是否具有生理学基础的支撑?设计中有多少成分是"为生理而设计"?

答:这方面更多涉及的是生理熟习的过程。我们会对事情养成习惯,我们喜欢用以前习惯的方式去阅读。如今无衬线字体代表了中性和高度的可读性,但我记得在19世纪时它被称作"畸形"的字体,因为人们觉得它丑陋不堪。可是现在我们习惯它了。现在屏幕阅读已经越来越普遍,社交媒体掌控的文字格式——比如 Twitter 的140个字符的限制——已经开始影响我们的习惯,未来会发生什么,很难预计。

问:希格波斯粒子也许是过去50年以来最重要的科学发现,然而宣布这项发现时所用的 Powerpoint 幻灯片却大量使用了 Comic Sans 字体。您觉得科学家们怎么会选择这个字体?这是明智的选择吗?

答:这个嘛,我看欧洲原子能研究机构的科学家们听到大众评头论足时,还觉得奇怪呢。据报道,项目协调人 Fabiola Gianotti 被问起为什么她会选择 Comic Sans,她简单地回答:"因为我喜欢啊。"

(译者注:尽管 Comic Sans 有其存在的理由,多数西方人还是非常讨厌它幼齿的模样,因此这一事件才会引起争议。)

问:科学期刊都尽力传达一种权威性,一般使用的都是合乎科学论文风格的页面设计和字体范式。您有没有见过因为字体而产生的虚假的权威性,或者由于字体使用不当而导致权威受损的例子?

答:要是你能用 Comic Sans 来宣布上帝粒子的发现,那么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呢。实际上我觉得还有一种情况:比如要把一本大学教科书变得更"读者友好型",结果往往是让它看上去不再"严谨",哪怕除了设计以外一字未动。设计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微妙力量,能够暗示一些大而复杂的概念。我认为学术写作也是一样的道理。

问:在最近的一篇博客中,有人说 Helvetica 是一个"乏味"的字体。您参与了关于这个字体的电影的拍摄。您觉得它乏味吗?是不是它更适合应用于某些特定的文字?

答:这已经是陈词滥调了,其实字体真的只是调味料,一个好厨师就算用最平淡的材料也能做出最惊艳的美味。当然,你也不想天天都吃一种菜。

问:一百年以后,我们还需要字体设计师吗?

答:我想他们的工作会完全不同了,不过自从有文字以来,就有人愿意折腾这些。古罗马有刻石碑的工匠,中世纪有华丽的经文,还有古登堡,一直到现在,这段历史是很悠久的。很有可能有一天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字体设计师,有我们自己定义的专属字体。

问:最后一个问题——你一直以来最喜欢的字体是什么?为什么?

答:我在俄亥俄州克利夫兰一个叫帕尔马的郊城长大。我有段时间爱上了 Bodoni 这个字体,后来发现 Giambattista Bodoni 的字体公司在意大利帕尔马。所以我最喜欢 Bodoni,因为帕尔马人要团结一致嘛。

0
更多Michael Bierut 访谈:关于字体排印、现代应用,和永恒的沟通挑战敬请关注字客网!
相关字体设计师
相关字体公司
Michael Bierut 访谈:关于字体排印、现代应用,和永恒的沟通挑战 网友点评
游客:文明上网,理性发言。 看不清?换一张
Michael Bierut 访谈:关于字体排印、现代应用,和永恒的沟通挑战 最新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
精彩点评